您好,欢迎访问贵州长安网!
当前位置: 首页>>综合>>政法纵横>>政法部门>>贵州法院>>正文
贵州法院:创新审判执行方式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2020年06月23日 14:56    点击:[]  来源:贵州长安网  
  近年来,贵州鼓励全省各级法院坚持系统保护思维和恢复性司法理念,充分发挥司法智慧,积极探索创新审判执行方式,通过探索实施禁止令、创新修复方式、创新执行方式等举措,有效预防环境损害后果的发生和扩大,力促生态环境得到及时有效修复,为全省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司法保障。
  去年5月14日,时值禁渔期,余大强(化名)与朋友到雷山县郎德镇杨柳村附近用网捕鱼时,将两瓶农药“甲氰菊酯”(俗名“灭扫利”)放入河中,导致河内的鱼出现中毒现象。
  春夏交接正处鱼类水产品繁殖期,余大强投毒捕鱼行为对河流生态资源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侵害。据此,雷山县检察院将余大强起诉至雷山县法院,该案于2020年4月30日审理终结,余大强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庭审期间,雷山县法院积极引导余大强接受生态恢复补偿惩戒模式,承诺向毒鱼河道投放价值两千元的鱼苗作为生态恢复补偿。
  在兑现投放鱼苗的承诺后,余大强还经常自发去巡河,看到在禁渔期偷鱼的人他还会以身说法对他们进行宣传教育。
  近年来,贵州坚持系统保护思维和恢复性司法理念,通过出台专门意见,积极适用“补种复绿”“增殖放流”“劳务代偿”等修复方式,建立刑事制裁、民事赔偿与生态补偿有机衔接的环境修复责任制度,实现了惩治违法犯罪、修复生态环境、赔偿经济损失“一判三赢”的法治效果。探索判令污染者在重新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以及在环境保护设施验收前不得恢复生产,加大了污染者违法成本,有效防范污染行为再次发生。
  潘某某想给常年生病的母亲做一副棺材,到遵义市扎佐林场盗伐林木11棵,后在其父劝说下,主动投案自首。法官考虑到被告人犯罪动机是尽孝道,且有自首情节,先对其判处罚金,但考虑到其家庭困难,便安排其到林场担任护林员,折抵罚金,再视其执行情况是否免于其他刑事责任。
  生态环境案件的司法审判,其终点不在于一纸判决,而是生态的有效止损和修复。能动的司法干预,能在最短时间、最大限度减轻对生态环境的损害。
  近年来,全省各级法院充分发挥司法智慧,创新执行方式,积极探索异地修复、替代修复、代履行、第三方监督、执行回访等制度,推动责任落实到位。
  省法院出台《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的工作指南(一)》,为依法从严惩治环境污染犯罪,服务保障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提供更好的司法保障;遵义市中级法院出台《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资金管理办法》,为落实环境修复责任提供制度保障;荔波县法院受理的所有涉林案件,均要求在侦查、起诉阶段督促被告人进行补植复绿,并将此作为量刑的重要考量因素,适用“替代性刑法处罚”率达100%;铜仁市两级法院积极推动司法生态修复基地建设,一年来,铜仁市两级法院在判决书主文中明确修复义务的案件有7件,累计补植树苗5000余株,补殖鱼苗1万余公斤;此外,我省还推动设立环境保护公益专项资金,专项用于生态环境修复。目前,遵义市、铜仁市、黔南州等已先后设立相关账户。
  “禁止被告人王某生、王某伟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年内从事与危险废物运输、处置相关的职业。”5月27日,遵义市播州区法院综合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播州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王某生、王某伟犯污染环境罪并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一案,此案当庭宣判,该案适用了禁止令,这是我省法院在环境资源案件中又一起适用禁止令的案件。
  近年来,贵州法院积极探索以发布禁止令的方式,在诉前或诉中实施行为保全,在裁定准许执行环境行政主管部门非诉执行申请的同时发布禁止令,禁止环境污染、生态破坏者实施排污或者破坏生态行为,防止生态环境的污染破坏,避免生态环境损害的扩大。
  在最高人民法院5月发布的2019年度人民法院环境资源6个典型案例中,贵州法院入选的典型案例,其中一个就是对污染环境犯罪被告人适用环境保护禁止令的刑事案件,这是我省近年来在探索实施禁止令上获得的成果。

[责任编辑:何琴]

上一条:贵州法院:打造环境资源审判升级版 下一条:为民之歌响彻阡陌闾巷——贵州省法院人民法庭工作掠影

关闭

版权所有:贵州长安网-中国长安网贵州频道  技术支持:智政科技   黔ICP备14000468号-1
联系电话:0851-5893826 传真0851-5893826 联系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广顺路1号0948室 邮编:5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