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贵州长安网!
当前位置: 首页>>综合>>政法纵横>>政法部门>>贵州检察>>正文
水、人、业……贵州脱贫攻坚之检察故事
2020年08月26日 10:03    点击:[]  来源:检察日报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这是旧时代人们对贵州的印象。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进入新时代,这个固有印象已被悄悄颠覆。现如今,贵州经济增速连续37个季度位居全国前列;曾经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最多的省,已成为全国减贫人数最多的省;四通八达的交通建设让山区变成“高速平原”;大数据从无到有、从有到优,成为世界重新认识贵州的一张靓丽名片……
  所有这些,都是贵州各级干部同人民群众胼手胝足干出来的。今年3月底,贵州省委发出“奋力冲刺九十天 坚决打赢歼灭战”的号召后,贵州检察机关迅速行动,主动谋划,检察长带头投身最后的总攻歼灭战,为贵州撕下绝对贫困标签贡献检察力量。
  

  水
  相信很多外地人会对这样一件事感到不可思议——地处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区的贵州竟然缺水!但事实就是如此。贵州的降雨集中在5月至10月,加之喀斯特岩溶地貌对雨水的蓄积能力较差,工程性缺水问题突出。因此,贵州在中央提出的“两不愁三保障”脱贫核心指标之外,结合自身特点提出了保障农村饮水安全的要求。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官舟镇枣树村与泉坝镇水田村相邻,山同脉、水同源,两村交界处的七孔泉眼长流不息,滋养着两个山村。但由于水资源有限,围绕着这处“命根子”,两村村民在过去的百年间发生过无数次纠纷,甚至发展成械斗。今年4月,双方矛盾再次激化。
  原来,为了解决枣树村的人居饮水安全问题,水务部门打算将水源引至枣树村的人居饮水池。但水田村认为这将影响本村农田灌溉,村民老范带领多名村民到现场阻止施工,并把供水管道砍断。
  4月17日,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将老范刑事拘留。随后,案件被移送至沿河县检察院审查批捕。该案涉及脱贫攻坚人居饮水安全,又交织着历史恩怨,一旦处理不当,极易引发新的矛盾。对于这种重大、疑难、复杂案件,贵州省检察院一向要求各级检察长带头办理。
  沿河县检察院于是成立以检察长李德慧为组长的办案团队,到公安局、水务局、官舟镇、泉坝镇调查外围情况和矛盾焦点。“我们了解到枣树村村民只要能有水喝的底线要求后,便请水务局调整施工方案。随后又到水田村向村民普法,说明水资源属国家所有,如何利用不是由水源地所决定的。同时向他们介绍调整后的施工方案,可以保证农田灌溉。”李德慧告诉记者。
  4月30日,在检察院、镇政府、镇司法所等单位的共同见证下,两村签下了《调解协议书》,百年水源纠纷得到化解。至于村民们始终挂念的老范,检察机关调查发现其老伴无劳动能力,如果将其批捕,一家生活将陷入贫困,于是依法对其作出不批捕决定。
  “检察长带头办大案、啃难案,对干警来说是一种示范作用,引领大家准确把握脱贫攻坚案件司法政策;而对当事人来说,可以更好地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切实化解矛盾纠纷。”李德慧向记者谈及办案体会时说。
  “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是那些世居在高山丘陵之上、缺少耕地水源贫困群众的真实写照。因此,易地扶贫搬迁是贫困群众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途径。但由于故土难离、缺少生计等种种原因,一些贫困群众不愿搬离甚至搬出后又回村。贵州异地搬迁安置人口达188万,居全国之首。如何让贫困群众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是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锁钥。
  安顺市西秀区彩虹社区是一个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容纳了该区13个乡镇的1457户贫困群众。为了更加精准地服务搬迁群众、畅通群众诉求表达渠道,西秀区检察院在彩虹社区设立了法律服务联络点。
  2019年3月,该院干警在走访社区群众时听到有人抱怨,说新居的自来水没有老家的干净。小区建成才一年,怎么就出现这种情况?西秀区检察院检察长张渝军联系供水公司,决定双方共同开展“二次供水”饮水安全检察公益诉讼专项监督活动。
  “我们对彩虹社区进行排查后发现,物业公司未对‘二次供水’设施定期清洗消毒,也未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对水质进行监测;卫生监管部门未按规定对物业公司‘二次供水’管理维护情况进行监管。”张渝军说。
  同年4月26日,西秀区检察院采取公开宣告送达的方式,向卫生监管部门发出诉前检察建议。卫生监管部门随后对物业公司开展监督检查,两次下达卫生监督意见书,责令其对12个方面的问题进行整改。6月25日,经第三方专业机构检测,彩虹社区“二次供水”水质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搬迁群众的烦心事解决了。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全省多地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检察机关设置了检察联络室,在加强普法宣传,提升法治观念,调解邻里纠纷,参与社会综合治理等方面做了积极探索和努力。
  据了解,贵州省检察院2019年在全国政法系统中率先部署开展发挥检察职能服务保障打赢脱贫攻坚战专项工作,2020年部署开展决胜脱贫攻坚彰显检察担当专项工作,始终要求全省三级院领导充分发挥“关键少数”示范带头作用,带头攻坚克难。2019年1月至2020年6月,该省三级院检察长、副检察长、检委会专职委员共办理脱贫攻坚案件2744件,化解矛盾纠纷620件,帮助困难群众解决实际困难1609次。
  

  人
  贵州曾经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的省份,有923万人;如今已经减少到30万余人,减贫人数全国第一。今年,贵州最后9个深度贫困县和30.83万贫困人口将全部清零。
  习近平总书记曾深刻指出:“贫困群众既是脱贫攻坚的对象,更是脱贫致富的主体。”如何激发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变“输血”为“造血”,通过他们自己的努力摆脱贫困,是扶贫干部们始终念兹在兹的事。
  威宁县是贵州最后的9个深度贫困县之一。该县玉龙镇飞蛾村是县检察院定点帮扶贫困村,记者在这里听到了一个“懒汉”四兄弟的故事。
  “老四喝不够,老五住山洞,老六手杆痛,老七一动不动。”玉龙镇脱贫攻坚战指挥长、威宁县检察院检察长安聪向记者讲述了村民们编的这个顺口溜:刘家老四今年已经70岁了,常年酗酒,很多年前妻子就带着儿子改嫁外省;老五过着近乎流浪的生活,曾在村里的两个山洞里住了四五年;老六患有风湿,自称手痛不能干活,但人们发现他打牌时手就不痛了;老七刘双才最令人啼笑皆非,帮扶干部第一次走访时,看到他正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头顶上方挂着一袋爆米花,袋子上戳了个洞,他手拿一根棍子,捅一下、掉一颗、吃一颗。
  为了让四兄弟早日结束懒散状态回归正常生活,扶贫干警一次次上门做工作。“我们了解到刘双才其实会木工,只是做出来的家具没销路,手艺荒废了,再加上年轻时由于拿不出彩礼钱没娶到媳妇,一直比较消沉。”安聪介绍说,扶贫干警就鼓励他重操旧业,并帮他搭建了一个木工作坊,将一部分扶贫项目如为贫困户打制家具、维修门窗等木工活交给他做,刘双才于是有了固定收入。现在,随着村民生活条件不断改善,吊顶装修在村里流行了起来,刘双才又开始做吊顶,活儿越来越多,年收入达到3万余元。而他的三个哥哥也都住进了五六十平米的新房,通过做护路员等公益性工作,凭自己的劳动吃饭。
  贫困家庭的抗风险能力很脆弱,一场大病、一次变故、一个案件都可能让一个家庭难以翻身。要想斩断贫困的代际传递,教育非常重要,有时甚至是改变家庭命运的唯一机会,每一个学生都是贫困家庭的“希望火种”,需要更多的关爱。
  安顺市安吉职业技术学校17周岁的贫困学生小杨是一个自行车爱好者。2019年12月,他心爱的自行车坏了,需要更换零件,但又没钱,于是跑到安顺学院偷了两辆自行车,卸下零件装在自己车上。而被盗自行车的主人也是贫困学生,两车价值共计5944元,对他们来说也是重要财产。
  今年3月20日,公安机关将该案移送安顺市西秀区检察院审查起诉。该院检察长张渝军亲自办理该案,第一时间开展社会调查,经走访老师、同学、家长,了解到小杨没有恶习,成绩良好,乐于助人,父母为人平和,也愿意配合检察机关帮教小杨。
  “我们还了解到,小杨曾在2015年遭遇交通事故,造成小腿骨折住院治疗。由于对方全责,小杨一家多次要求对方赔付住院费用,但对方一直推诿,赔偿金一直拿不到手。”张渝军向记者介绍,检察官多次与肇事者及其保险公司联系,开展民事纠纷化解工作,帮小杨得到了1.1万元赔偿。
  小杨用自己拿到的赔偿金赔偿了盗窃案被害人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双方达成和解协议。4月20日,西秀区检察院对小杨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同时与学校、省教育厅协商,解决其学籍恢复问题。
  “该案可以说是‘一案扶三贫’,解决了三个建档立卡贫困家庭的现实困难。对涉贫轻微刑事案件中的涉罪未成年依法适用附条件不起诉,不仅可以避免涉罪未成年人交叉感染和标签效应,还挽救了贫困家庭,防止因案返贫。”张渝军表示。
  据了解,在贵州省委发出“奋力冲刺九十天 坚决打赢歼灭战”的号召后,该省检察院领导分片对各市(州)院、基层院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工作进行督促指导,层层传导压力,把省委要求落实落细落具体。今年以来,围绕贫困地区环境保护、农村公共设施等公益保护问题,贵州检察机关提出诉前检察建议906份,提起公益诉讼75件;对脱贫致富带头人慎捕慎诉,依法不批捕160件251人、不起诉318件415人,对涉嫌犯罪被逮捕的逐案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对66人建议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向210位贫困被害人发放司法救助金221.24万元。
  

  业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攻坚战就要用攻坚战的办法打,关键在准、实两个字。今年以来,贵州检察机关在落实最高检和省委工作要求中,通过打造“六个一批”(联系一批涉农企业、形成一批调研报告、建立一批企业档案、领导带头办理一批涉农企业案件、培训一批涉农企业生产经营管理人员、总结宣传一批服务保障涉农企业健康发展的经验做法),精准护航农村产业革命,促进贫困群众持续增收,巩固脱贫成果。
  贵州省检察院定点帮扶的长顺县位于苗岭深处的石山区,石漠化程度超过30%,过去人们在石头缝里种植农作物,完全靠天吃饭,暴雨或者干旱都可能让一年的辛苦付诸东流。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流,村里只有妇女、儿童、老人组成的“386199”部队留守,住在“风能进、雨能进、人没法进”的破屋子中艰难度日。
  “发展产业是脱贫攻坚的根本之策,也是广大群众的致富之源。产业发展得好坏,直接关系到脱贫攻坚的进度和全面小康的成色。”贵州省检察院检察长傅信平已经记不清自己到过长顺多少次了,每一次来都嘱咐扶贫干部,一定要抓住产业扶贫、就业扶贫这个“牛鼻子”。
  自然界有这样一种现象:藤攀附着大树,也能扶摇直上、沐浴阳光。在长顺,人们把企业带动贫困农户发展形象地称为“藤缠树”:贫困农户是“藤”,龙头企业为“树”,通过龙头引领、农户参与、抱团取暖、共同发展,实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贵州省检察院派驻长顺县同步小康驻村工作队对如何运作好这种扶贫模式颇有心得。
  “但家香酥鸭”是贵阳市的一个著名美食品牌,年销售额上亿元。长驻长顺县白云山镇烂山村的扶贫工作队副队长杨晓霜,听说但家香酥鸭有意在白云山镇建樱桃谷鸭养殖基地后,立即“游说”该企业负责人,由贵州省检察院协调资金作为集团帮扶资金入股该基地,建立“公司+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村民以土地流转、务工就业等方式参与养殖,通过土地收益、劳务收益、分红收益等方式实现增收。目前该基地已给贫困户分红282万元,烂山村变成了“金山村”。
  “着眼可持续发展,我们还促成了但家香酥鸭与贵州大学动物科学学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助力鸭苗基地、养殖基地等全产业链落户长顺。”杨晓霜说起“藤缠树”就滔滔不绝:在敦操乡,壹江南公司投资14.6亿开发的农旅一体化高效示范园区已为周边数百户贫困户带来稳定收入;在白云山镇、摆所镇,贵粮尚品集团投资建设的有机葛根种植示范基地正在稳步拓展……
  当然,产业发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长期培育,还要经受市场等各种考验,尤其是各种农民专业合作社,抗风险能力比较差,更需要精心呵护。
  “细细嫩茶香又香,好茶生在我家乡,一年四季来料理,等到开春采茶忙。”每年采茶时节,这首苗族山歌便回荡在锦屏县偶里乡云照村的茶山上。云照村平均海拔900多米,雨量充沛,常年云雾缭绕。所谓“高山云雾出好茶”,当地成立了茶叶农民专业合作社,专门种植有机茶。
  然而,一场经济纠纷给合作社的发展蒙上了阴影。合作社曾承建了一个茶场土地开发项目,但工程款却被负责现场指挥的龙某取走。法院判决龙某偿还39.2万元工程款,但龙某拒绝执行,合作社于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发现龙某无银行存款,也查不到相关房产、车辆信息,因此裁定终结执行。合作社向法院口头提供了龙某在县城有一套200多平米房产的信息,但法院仍未恢复执行。
  合作社于是向锦屏县检察院申请监督。该院认为涉案资金如不能及时挽回,合作社将面临关停风险,贫困群众也拿不到劳务收入,于是在查明房产信息属实的情况下,向法院发出检察建议。法院恢复执行,促使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有效解决了民生问题。
  据统计,今年以来,贵州检察机关通过开通涉脱贫攻坚案件“绿色通道”,落实扶贫领域涉案财物快速返还机制,为相关企业挽回经济损失821.72万元,帮助4335名农民工追回5777.17万元辛苦钱,起诉危害农村产业革命、基础设施建设、侵吞扶贫惠农资金等犯罪396件613人。
  “当前,脱贫攻坚正处于决战决胜的关键时刻,离目标越近,困难就越大,挑战就越多,我们一定驰而不息抓具体抓深入,奋力夺取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全面胜利。”傅信平表示。

[责任编辑:何琴]

上一条:全省检察工作座谈会召开 下一条:全省检察机关开展虚假诉讼监督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关闭

版权所有:贵州长安网-中国长安网贵州频道  技术支持:智政科技   黔ICP备14000468号-1
联系电话:0851-5893826 传真0851-5893826 联系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广顺路1号0948室 邮编:5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