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贵州长安网!
当前位置: 首页>>综合>>队伍建设>>风采录>>正文
三个“80后”女干警经营着一个“家”
2017年11月13日 15:56    点击:[]  来源:人民法院报  

 

  关岭法院女子法庭到白水镇打翁村村委会现场巡回审理一起村组起诉村民的排除妨害纠纷

 

  9月底,记者的采访车行驶在关岭的公路上。窗边关岭壁立千仞,窗下灞陵河水滚滚。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山路起伏,到达了目的地——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第一人民法庭。山势环绕下的法庭里,三位“80后”女干警把它布置成朴素温馨的“家”。她们把彼此当作“家人”,也把每一位来到法庭的当事人当作自己的“家人”。不论“家人”遇到什么困难,这里总会成为他们最宁静的那片港湾。

  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位于贵州省中部。全县总面积1468平方公里,户籍总人口36.68万人,布依族、苗族、仡佬族等33个少数民族聚居在此。

  ■异与同

  第一法庭里故事多

  庭长张旋是法庭里唯一一名法官。个子娇小却热情爽朗,她笑称自己是“南北融合”的典型代表。

  张旋是一名黎族姑娘。2007年大学毕业后就进入法院工作,至今已参与办理或承办各类案件2000余件。“头发少了,皱纹多了,有时压力确实不小。”张旋觉得压力最大的时候,是刚到任第一法庭负责人的第一个月。

  第一法庭管辖断桥镇、坡贡镇、白水镇等三个乡镇,共2个居委会,52个村民委员会,辖区人口约8万人,主要以布依族和苗族为主,案件类型也以婚姻家事类案件居多。这对于以前主办行政案件的张旋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一个个地方跑,一件件案件办,一项项规矩立,咬咬牙也这么过来了。”现在的第一法庭年均办结各类案件200余件,结案率及调撤率在全院均遥遥领先。张旋说,第一法庭的现在,离不开许钰平和颜昭的付出与努力。

  法律科班出身的许钰平是张旋的法官助理。2012年,嫁夫随夫的川妹子许钰平来到第一法庭工作,从此也找到了心中“第二个家”。

  “家”虽不大,事情却也不少。从立案接待、案件送达到开庭审理,每个环节都亲力亲为、力求最好。“有的时候为了寻找一名当事人,一趟趟地下村。路走得多了,身材都变苗条了。”许钰平的“减肥”妙招,却也不仅于此。

  作为一名法官助理,许钰平希望尽快把“助理”两字去掉。她知道,这不仅需要案件的积累、时间的磨砺,也需要自己不断的学习与成长。法庭宿舍的案头,许钰平的法律专业书显得有些旧。圈点勾画、批注标记,每一行字里都透露着阅读者的认真细致。

  法庭里年纪最小的颜昭,正是被许钰平的这份认真细致感染着。

  从中文到法律、从校门到院门、从城市到农村,白族妹子颜昭的“转型”显得更为不易。“起初到法庭确实有很多不习惯,全新的工作、全新的环境、全新的定位,曾经也偷偷掉过‘金豆子’。”

  开端不易,却越做越精彩。法庭里的书记员、内勤工作,颜昭处理得井井有条。“她就是台活电脑,法庭的大小事务都知道。老说自己的零花钱是笔‘糊涂账’,可是法庭的账却笔笔明白、条条清晰。”在张旋眼里,颜昭是法庭离不开的“大管家”。

  张旋和许钰平现在最着急的是颜昭的终身大事。“法庭工作确实很忙,我们也挺怕耽误她。”作为家中独女,颜昭每周回家的“必修课”就是家人的“催婚课”。

  “我们一天的生活基本是连轴转。为了方便当事人往返,开庭的时间一般都是安排在下午。遇到复杂的案件,或是到当事人家中调解,晚上八九点吃饭我们也习以为常。”张旋说。

  为了适应这样的工作强度,张旋等人平时都住在法庭。法庭的一二楼是工作区,三楼便是她们的生活区。每到周末,她们才能与家人团聚。

  “周末比上班还忙。”张旋的儿子刚上小学二年级,婆婆瘫痪在床。“上有老下有小”的张旋调侃自己正经历着最为典型的“中年危机”。

  相比之下,许钰平则显得幸运一些。“孩子刚上幼儿园,平时都是家里的老人照料。轻松归轻松,但心里对家人很愧疚。”

  对自己的家人愧疚,对来到法庭的“家人”却不能愧疚,这是第一法庭“娘子军”的共同信念。

  “我们的年龄、民族、经历、职责各不相同,但我们所付出的每一份努力里面都包含着同样的愿景,希望能定分止争、案结事了,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与纠纷能在我们这里得到有效的化解。”这是张旋的初心,也是许钰平与颜昭共同的本心。

  ■柔与刚

  铁娘子的似水柔情

  3月14日一早,正在立案接待的许钰平迎来了一位年轻男子。

  男子叫赵岩,今年27岁,在当地务农,与女子小梅同居数年但至今未婚。赵岩称,他和小梅先后生育了两个孩子,但之后小梅就外出打工,至今未归。他希望小梅能担负起两个孩子的抚养义务,所以到法院进行起诉。

  张旋和许钰平在送达时发现了该案的特殊与棘手。小梅虽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她今年才17岁。

  2014年,正在读初一的小梅机缘巧合认识了年长她10岁的赵岩,并在初一暑假期间和赵岩发生性关系。由于缺乏父母科学合理的教育引导、约束管教,直到孕像已显,小梅才向父母坦露了事发始末。小梅的父母均在当地务农,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夫妻俩最终无奈地接受现实,同意小梅和赵岩共同生活。

  同居后,小梅与赵岩之间的年龄差异、性格差异、生活差异逐渐显现,两人经常为一些生活琐事互相指责。在生下第二个孩子后,小梅离家外出打工。

  同样家有儿女的张旋和许钰平了解到小梅的遭遇后十分痛心。

  由于小梅尚未成年,不能作为适格被告,法庭建议赵岩做撤诉处理。但张旋等人同样对赵岩进行了严厉地批评教育,告知其在女方系未成年人,且各方面都未成熟的情况下与她同居生子,行为本身于情于理于法都是错误的,造成的悲剧也是自食其果。

  赵岩在法庭承认了自身的错误,并表示将好好抚养两个孩子,让自己和小梅的悲剧不在他们身上重演。

  “因为地理、历史等因素的作用,关岭一带长期开发滞后、发展滞后,群众的文化基础薄弱,法律意识不强。像小梅这样遭受到侵害而沉默不语、被动接受的情况,不是孤例。”张旋说。

  为了预防此类案件再次发生,进一步加强当地居民的法律意识,第一法庭的三位干警不断加大辖区普法教育力度,充分利用三八妇女节、农村集会等重点节日,组织开展法律咨询及法治宣传活动。

  针对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和保护能力较弱的现状,张旋等人主动对接当地学校,开展送法进校园活动。通过帮助青少年知法、用法、守法,在未成年人的心中种下一颗颗法治种子。

  张旋认为,这种普法宣传、教育预防的工作方法,正是第一法庭“柔性”司法的生动展现:“我们第一法庭的三位干警都是女性,案件也集中在婚姻家事类纠纷,这些特点决定了我们在工作中要发挥‘柔’的同理心、共情力。”

  在“柔性”司法的背后,同样发挥作用、提供保障的是“刚性”力度。

  6月5日下午3时许,张旋正组织一起离婚案件的原、被告双方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被告提出想与原告用布依语进行交流。下午4时许,因原告离婚意愿坚决,绝望的被告突然拿出一把水果刀,飞身欲刺向原告。见此情景,张旋不顾自身安危,冲上前从被告身后将其双手控制住。书记员颜昭迅速夺下被告手中的刀。

  断桥派出所民警接警后火速赶到法庭,了解基本情况后,将被告卢某带回派出所依法处理。次日,张旋再次到派出所对卢某进行情绪疏导。最终,卢某认识到了自身的错误,也自愿同意与原告李某解除婚姻关系。

  从事件突发到成功控制,第一法庭的“娘子军”在短短两分钟内证明了自己的果敢与实力。

  在问及临危不惧的动力源时,张旋坦言:“当时根本没有时间想‘惧不惧’的问题,只是本能地出手制止,现在想想是有些后怕的。”

  在本次事件中,除了张旋受到轻微皮外伤之外,没有出现其他伤亡情况。

  “在法庭里,守护当事人的人身安全与合法权益是我们的职责。”张旋说,如果再遇到类似的突发事件,她还是会像这次一样“奋不顾身”。

  ■繁与简

  法庭内外皆注真情

  8月7日下午,白水镇打翁村村委会的办公楼前,聚集着不少村民。村民的人数虽多,却都安静有序,大家都在仔细听着书记员介绍庭审纪律。2时许,第一法庭巡回审理原告打翁村第一、二村民组村民诉被告吴阳青排除妨害纠纷一案准时开庭。

  14年前,吴阳青和村寨内的其他村民共同集资,在村内一小学后方修建了一间公共厕所,供学生和群众使用。之后学校虽被拆除,但村民自建的厕所仍一直供周边群众使用。

  今年4月初,吴阳青自称厕所所在的土地是自家的土地,当时只是暂借给学校。遂自行将厕所拆除,并新建私房供己使用。

  此举遭到了周边村民的一致反对。在协商无果下,村民们将吴阳青告上了法庭。

  立案当天,张旋和许钰平共同接待了打翁村第一、二村民组的几十位村民。公地私占、不顾邻里、忘恩负义……村民们情绪激愤地表达着同样的诉求,希望法庭公正判决,将集体的土地归还集体。

  在梳理了相关案情之后,张旋和许钰平来到讼争土地处进行实地勘测,并就相关问题向当地土地规划部门进行咨询。在明确讼争土地确属集体性质后,张旋等人来到吴阳青家中进行调解。

  “因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吴阳青坚持认为自己对讼争土地拥有所有权和使用权,所以拒绝调解。但是考虑到原、被告双方都是同一村的村民,我们还是希望能从源头上解开双方之间的矛盾。”基于这样的初衷,张旋决定对该案进行巡回开庭审理。

  简易的木桌、简易的条椅、简易的横幅,但法庭人员着装严谨、流程规范,没有因为巡回审判而松懈一丝一毫。

  庭审中,打翁村第一、二村民组的村民代表和吴阳青分别陈述诉讼请求、答辩意见等,并就相关事实理由进行举证质证、法庭辩论等。

  张旋在对相关问题进行释法明理后,当庭提出调解方案。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自愿将私自修建的房屋归还给村集体处置,并当庭支付1000元现金用作村委会拆除房屋的费用。

  庭审结束后,打翁村的村民有些还未离去,他们大多是讼争土地附近的村民。

  “别看是一间小小的厕所,却跟我们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谢谢法院、谢谢法官还我们公道!”前来旁听的村民阿敏用布依语表达着自己心中的谢意。

  当场支付了拆除费用的吴阳青表情有些凝重。当村里的老一辈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时,他紧锁的眉头终于有些舒展,签完调解协议后,步履轻快地离开了。

  “家长里短的矛盾纠纷看似简单,但其中包含的历史、人情因素却是复杂的。在处理这些矛盾过程中,我们要不怕‘繁’、不怕难,争取在源头处解开症结。”张旋认为,多问一句、多走一步、多试一次是解决这类矛盾的可行之法。

  法官心语

 

  (王银胜 林子杉)

[责任编辑:刘美伶]

上一条:安顺消防官兵迎接鲁信烈士“回家” 下一条:瑞昌上万民群众自发走上街头 泪别贵州英雄鲁信

关闭

版权所有:贵州长安网-中国长安网贵州频道  技术支持:爱瑞科网络   黔ICP备14000468号-1
联系电话:0851-5893826 传真0851-5893826 联系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广顺路1号0948室 邮编:550001